| 2020-06-14
阅读824
不论起落都坚守岗位  职棒的守护者

职棒成立 30 年以来,一场场比赛要顺利进行,除了球员在场上奋斗,也缺少不了场边工作人员的付出,才能让球员无后顾之忧展现实力,也能让看台上球迷尽情吶喊,这群默默付出的人们,是职棒球场最坚实的守护者。

●看台的守护者:「傅姊」傅豫琪

职棒比赛进行时,负责维护观众台上秩序的雇员,都会配置一台对讲机,对讲机中常会传来一声声:「傅姊,傅姊!」这群雇员口中的傅姊,就是在球场服务 23 年的傅豫琪。

傅豫琪是学舞蹈出身,去国外参加过大大小小赛事,从 6 岁到 31 岁都是担任舞者,直到因为被检查出罹患子宫颈癌,被医生告诫不得再跳舞。后来傅豫琪转换跑道,到台湾大联盟工作,一开始负责在全台招募后援会会员,再回到办公室担任秘书长秘书,最后因为喜欢自由的生活,自请到球场负责安全维护的工作。

「我人生第一次听到三字经是在球场,以前在舞蹈环境根本没有人会骂,那次因为场内禁止吸菸,结果球迷用三字经骂我,说花钱买票来了,想干嘛就干嘛。」不过 23 年下来,她已经渐渐习惯,她笑说:「三字经、五字经,祖宗八代都骂完了,我还跟他说谢谢。」

2003 年两联盟合併,傅豫琪转到职棒工作,不过她认为工作内容大同小异,并没有什幺差别。一场球赛约有 20 个队长、 40 个工读生,会分配在不同位置,有状况就用对讲机回报。对于处理看台上各种疑难杂症,傅豫琪指出,最重要是站在球迷立场处理事情。

傅豫琪说明,劝导观众时,不能搬出职棒规定条文,而是要以同理心与对方沟通。她举例,管制场内抽菸行为时,「我跟他讲我也抽菸,但球场不能抽菸,你就出去盖外出章,抽完再进来,很多人就会听」。但若遇到坚持不听劝的人,傅豫琪也会使出「杀手锏」,就是用对讲机直接请警察来把对方带走。

历经台湾大联盟,又在职棒看过许多风风雨雨,在看台上工作的傅豫琪也「很有感」。她说:「时报鹰(假球案)开始球迷就不进来了,那阵子球迷大概每场不到 1000 人,有时候队长、工读生加起来还比较多,可是我们还是照样人到,做好自己的工作。」

看到近期球迷又多了起来,甚至假日时常破万人,傅豫琪也感到相当高兴。不过观众多对他们来说也是考验,因为球迷被界外球打中的机率较高,只要傅豫琪透过对讲机听到有人被打到,会马上找防护员处理,若是很严重就会叫救护车,由一位队长陪同去医院。

被问到为什幺能在这里坚持这幺久,傅豫琪思考了一下,并说:「不知道欸,很自然就做了这幺久,因为我这辈子只有跳舞跟棒球,在职棒也习惯了,球迷也都认识我,我觉得职棒就是另一个家,球迷就是我另一个家人。」她笑说,球迷三不五时说她太瘦,拿点心、水果送她,傅豫琪每次都觉得很窝心。

今年职棒成立 30 年了,傅豫琪说:「职棒能够到 30 年我觉得不简单,很开心到 30 年了,看我能不能做到 40 年。」但过了一会儿又说:「不可能啦,再 10 年我就 70 岁了,应该不会有人用我了。」

●场地的守护者:林宇呈

现为台湾体育运动大学棒球场场务的林宇呈,从 1990 年就开始在职棒担任中区场务,随着职棒 30 年来到,他也做了 30 年。以前林宇呈因为喜欢棒球,常在河堤与朋友打球,结束后身兼整理场地的工作,渐渐做出兴趣来。

职棒要成立前,兄弟象在找场务工作人员,到台中时刚好遇到林宇呈一行人,因此元年他就一脚踏入职棒的世界。 1998 年林宇呈到兴农担任场务主任, 2004 年再到台体大球场担任场务,虽然职称不同,但做的工作没有变过。

林宇呈指出,台湾场务技术从以前到现在进步很多,「以前我们割草还是用手推的,现在是用机器,养护方式都不一样了,真的差很多」。现在职棒场地投手丘都会用黏土,但以前的年代没有这种东西,林宇呈表示,「只能用石灰加盐巴搅一搅,才把投手丘弄起来」。

对台湾场务技术影响最大的转折点,林宇呈表示,分别为 2001 年世界盃、 2006 年洲际盃及 2013 年经典赛。他说:「每次办国际赛就会有要求,比如说经典赛主办会带美国人来,带我们台湾人做,要求一些比较细緻的场地整理,我们就会去吸收。」

像引进黏土就是于 2001 年世界盃,不过林宇呈指出,真正开始变成熟是 2006 年洲际盃,做投手丘、本垒区、内野红土,以及对草皮平整度的要求,多方面技术都是在那时学到最多; 2013 年经典赛之后,台湾场务技术则是达到最成熟的阶段。林宇呈说:「在引进技术之前会比较困难,因为都是要自己摸索。」

一场职棒比赛中,场务人员永远是最早来、最晚走,林宇呈说:「球队没来之前场地就要先整理好,用完之后还要复原。」但他指出,自己对棒球的热爱从没改变,而能让他坚持 30 年还能充满热情的关键,则是不断吸收新资讯、新技术。

「应该是说自己有突破, 30 年前的我跟现在的我,场务技术完全不一样了,自我要求一直提升,会想要好再更好。」

职棒经历过许多起落,但对这些工作人员来说,不管发生什幺事,每场球赛都会做一样的事情,心中所想也只有如何让自己更进步、让台湾场地更精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