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2020-07-20
阅读395
沙白安南Air Manis综合发展工程延误 SELCAT听证雪州能力、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针对沙白安南Air Manis的综合发展计划工程延误,重召听证会。左起为嘉玛丽雅、黄洁冰、沙阿里、黄瑞林、刘永山、阿末尤努斯及利占依斯迈。

雪州能力、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(SELCAT),在距离2016年最后一次就雪州严重的骨痛热症召开听证会后,于今日针对沙白安南Air Manis的综合发展计划工程延误,重召开听证会。

听证会目的是要调查靠近沙白安南Air Manis的综合发展计划自2013年动土至今仅有2间示范屋,传召8名证人供证,探讨工程耽误的因素,并赶在来临的雪州议会提呈辩论。


听证会于上午10时开始,由委员会主席黄瑞林主持;出席的听证会成员包括刘永山、黄洁冰、嘉玛丽雅、拿督阿末尤努斯、里占依斯迈和沙阿里。

由于特别遴选委员会成员多是新人,积极对证人发出提问,3小时的听证会传召了沙白安南区州议会阿莫慕斯达因、雪州大臣机构总执行长拉惹沙林、雪州房屋与地产局总执行长纳兹米。

沙白安南Air Manis综合发展工程延误 SELCAT听证阿莫慕斯达因供证前宣誓。

居民投诉无法买可负担屋

阿莫慕斯达因说,尽管没有正式的书面投诉,但他接获很多居民口头投诉,声称不满工程从2013年动工后延误至今,间接导致他们无法购买计划中的可负担房屋。

“有关可负担房屋的售价介于15万至25万令吉,是当地人民可负担和满怀期待的,因为除了这个,当地已没有任何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在进行。”


他说,当地有的屋价甚至高达70万令吉,一般都是华人购买,住用率也不高,土着没有能力购买,所以特别期待可负担房屋计划。

他打趣地说,原本的可负担房屋(rumah mampu milik)变成了可看房屋(rumah mampu tengok)而已。

“当地也有传言说,该计划无法继续下去的原因,是因为会亏本;即使延续,价格也会提高。不过,我也无法给人民一个答案。”

无论如何,他庆幸没有不法人士利用这项计划牟利,骗取居民付订金等。

沙白安南Air Manis综合发展工程延误 SELCAT听证拉惹沙琳面对提问时大耍太极,没有正面回应。

雪大臣机构总执行长对发展不了解

雪州大臣机构总执行长拉惹沙林似乎都对Air Manis综合发展计划没有深入认知,当面对雪州能力、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成员的提问,多数无法正面回应。

他说,综合发展计划的地段现在建有高架天桥,所以已不适合建设休息站,需要另外选出更合适的位置。

“据知,休息站已没有在图测中,可能要物色更合适的地点,比如三、四公里以外的地方。”

当被询及何时察觉上述综合发展计划出现严重延误,他说,在近两年,通过一些会议上的汇报,察觉这计划有异样。

“雪州大臣机构是母公司,这个发展是由雪州资本有限公司主导,雪州大臣机构只能提供意见。”

针对拉惹沙林在听证会的表现,黄瑞林直言对方对该机构旗下子公司的发展计划认识不深,略嫌后知后觉和不称职,也批评他面对提问时往往因缺乏相关资讯而无法作答。

他说,雪州政府注重问政、公信力和透明度,拉惹沙林显得对子公司的发展不了解,这方面的工作态度有待提升。

沙白安南Air Manis综合发展工程延误 SELCAT听证黄瑞林提出各种提问,要求证人回答。

休息站第四次图测“被消失”

Air Manis综合发展计划当中的休息站(R&R)在被提呈给沙白县议会的第四次图测中“被消失了”!

雪州能力、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主席黄瑞林说,根据雪州资本有限公司草拟给县议会的第四个图测,休息站没有在图测中。

他说,这个综合发展初期的用意是建设休息站,让川行适耕庄和大港的重型车辆停放,然而,雪州资本有限公司将休息站移出,与这计划的初衷背道而驰。

“因为联邦5号公路不需缴付过路费,故许多重型车辆会经过适耕庄和大港,停放在住宅花园的路边,引起周遭居民不满。”

黄瑞林在午休时段向媒体指出,雪州行政议会在2009年批准了上述综合发展计划,主轴是兴建休息站,批评雪州资本有限公司绕过州政府,直接向地方政府提出的新图测是不符合程序。

“我担心雪州资本有限公司的行为成为不健康的先例,如果该公司认为图测需要修改,要移除休息站,应该向雪州行政议会反映。”

他说,当听证会结束后,该特别遴选委员会会进行会议,总结和做出完整报告,并在来临的州议会提呈,供州议员们辩论。

图测修改3次 第三次没通过

沙白安南县议会主席莫哈末法依祖指出,Air Manis综合发展计划的图测,共修改了3次,第三次并没有通过。

他说,第一和第二次的图测分别在2013年和2015年提出修改,修改的是住宅区和商业区佔地的范围,都获得批准。

“第三次提出修改图测是在2017年,但因为文件不足,不获通过。”

莫哈末法依祖说,基于期限已过,如果发展商再提呈图测,就会被列为新的发展申请。

“3次修改图测时,占地1.71英亩的休息站都还在。”

询及县议会是否认为休息站是有必要兴建,莫哈末法依祖说,目前休息站的地段还是保持着,除非收到特别的指示和最新的决定。

沙白安南Air Manis综合发展工程延误 SELCAT听证双腿受伤的沙阿里,坐轮椅出席听证会。

申请两次我的雪兰莪房屋

雪州房屋与地产局总执行长纳兹米指出,雪州资本有限公司共提出两次我的雪兰莪房屋申请,第一次为260个单位,第二次则是100个单位。

他被传召出席听证会时说,当局在,对Air Manis综合发展计划首次批出260个我的雪兰莪房屋。

“这些单位售价介于10万至22万令吉,其实,这个房屋数量是超乎我的雪兰莪房屋的需求量。”

他说,之后,雪州资本公司有限公司提出修正,当局在2017年第二次申请批出100个单位。

双溪侨华州议员兼反对党领袖利占依斯迈提问,Air Manis是否适合兴建城市屋(Town House),以及合理的售价。

纳兹米解释,雪州房屋与地产局是负责处理发展商的申请,最重要与政府的政策一致,以上因素是发展商的研究范围。

武吉兰璋州议员黄洁冰说,据闻雪州资本有限公司今年有意再度修正我的雪兰莪房屋的数量,改至158个单位,是否保持城市屋类型?

纳兹米回应说,当局只是批准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申请,而且尚未接获第三次申请,发展商也没有说明房屋的类型。